www.ag6vip.net谁说公务员饿不死?美政府放无薪假 巡警排队领救济餐

安琪拉·凯利亲吻她的3岁孙女,把孙女送入昂贵的蒙特梭利学校。她也该上班去了,又或者该说,在美国政府停摆进入第一个月的这个灰扑扑早晨,该去赚点小钱维生。

若在其他周四,现年51岁的凯利也许正坐在她国家土地管理局的办公室里,被盆栽和安全感围绕,她原本以为联邦体系的工作是铁饭碗,绝对可以养活自己和家人。

但现在,她的车就是她的办公室。在政府重启前,她唯一收入来源,就是当个优步驾驶。然而这仅是政府停摆期间,领不到薪水的联邦雇员们,为了将就维生而寻来的五花八门的临时工里其中一种。

放眼全美,无所事事的联邦和约聘人员们纷纷成了代步驾驶员、送货服务员、代课老师、保姆,他们在家附近的健身房兼职,或学着当瑜伽老师。



美国农业部的公关人员费莉西亚?汤普森上月被迫休假,现在已经开始外送晚餐和替杂货店送货。她说:这感觉像重回青少年。

汤普森住在马里兰州马伯洛北区,她的两个孩子正在读大学,她的父亲因肺炎住院,她的储蓄没法支付这些开销。

许多联邦雇员都受过高等教育,但在政府停摆期间,他们能找的工作类型有限。依据联邦法规,他们不得从事任何与专业领域相关的工作。而川普政府如今指示数千名强制休假的员工重返岗位,却不支薪,如此一来,即使想打零工赚点小钱,也是徒劳无功。

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的亚威罗说:谁会想请一个不知能待多久的人?

政府关门后,凯利一天最赚的盈收是50块美元(约台币1544元)。这当然比不上她在国家土地管理局时2周1100美元(约台币33974元)的薪水。但至少可以让她支付部分的汽车保险、瓦斯费和新车贷款。能踏出家门,就能让她感觉好些。

凯利说:这份零工让我出门,给了我些例行事项可以做,我需要有所作为,总不能整天赖在床上吧。

当她往市中心开,寻找更多乘客时。凯莉说,和许多人相较,自己已经不错了,因和室友住一块,可以省下一笔房租。但她没有储蓄,若政府在月底前不重启,她就得另谋一份全职出路。

在没工作一个月后,时间开始糊成一团。今天是周三吗?凯利有时会想。有些夜里,她只睡4个多小时,政府关闭所造成的心理负担越来越沉,她也很久不看夜间新闻了,因为那太使人难过。她也会尽量避免在孩子前谈论帐单和拮据的财务。

凯利把这全怪在川普头上。先前川普说,联邦员工们经历的他全都懂时。凯利嘲弄:他懂才怪。

有时,她的同事们会在提供联邦雇员们免费餐食的中东餐厅里聚会。在这里,他们谈论的话题离不开度不了的假、付不出的钱,和哪一个同事快过不下去了。

席散之际,一个同事说她要前往另一个有免费食物的鸡尾酒会。凯利说:嘿,如果需要优步驾驶,就找我吧。